中国文明 | 惠州文明 | 今日惠州 | 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投稿邮箱:zhongkaiwmb@126.com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道德模范
一颗小小螺丝也有“工匠精神”
2017-05-27 11:18           来源:           发布机构: 【字体:   打印
摘 要: 精益求精,永无止境。黄双武对“工匠精神”有着深刻的理解,这源自于其科研生涯中一次次亲历和体验。这其中,“苹果螺丝”对他启发尤为深刻。

黄双武拿着由他创办的研究院所研发的产品。 本报记者王建桥 摄

黄双武拿着由他创办的研究院所研发的产品。 本报记者王建桥 摄

工匠精神

黄双武和他的“苹果螺丝”

一颗小螺丝难倒材料专家

精益求精,永无止境。黄双武对“工匠精神”有着深刻的理解,这源自于其科研生涯中一次次亲历和体验。这其中,“苹果螺丝”对他启发尤为深刻。

2011年,黄双武带领的研发团队,在新加坡的一家国际知名电子企业工作。这一年,企业接到了苹果公司的订单——— 为即将推出的新一代苹果手机研发和生产外壳底部的小螺丝,要求螺丝的颜色与手机外壳的颜色相匹配。

“说实话,刚接到这个订单时,我完全没有当回事。让搞半导体材料的创新团队去研发螺丝,简直是杀鸡用牛刀嘛!”黄双武回忆道,他的这种“满不在乎”很快被现实状况击碎。

除了美观、平整等要求之外,苹果公司对螺丝的耐磨性、耐高温性、耐腐蚀性等都有着严格得近乎苛刻的要求。小小一枚螺丝,却有着9个环节的检测流程。其中,最后一个环节的检测,让黄双武大开眼界。在5%浓度、85℃恒温的盐水中浸泡96个小时后,在一定倍数的显微镜下,看不出任何脱色。只有满足这个条件的螺丝,才能被苹果公司接受。

螺丝本身是不锈钢,并没有太多技术含量,难就难在表面的染色处理。黄双武和他的团队绞尽脑汁,尝试了数百种染色方案,也只能将不脱色的时间延长至75小时。距离苹果公司要求的96小时仍有不小差距。他意识到,传统喷涂工艺该放弃了。

设计出超强耐腐蚀性螺丝

原本以为一两天就能完成的项目,黄双武和他的团队最终花费了3个月才完成研发。

“我们创新性地将半导体物理气相沉积(PVD)技术用到了小小的螺丝上。在不锈钢螺丝的表面,真空镀上一层只有几微米厚的氮化钛涂层。通过控制涂层的厚度,让螺丝表面显现出不同的颜色。”黄双武说。

当时,从没人敢把如此“高端”的方法用于普通不锈钢产品的制造上,黄双武及其团队利用创新、大胆的工艺方法,设计出耐腐蚀性超强的螺丝,让所在的企业成为了苹果手机底部螺丝的唯一供货商。正因为实现了“技术垄断”,这枚小小的螺丝为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利润,一度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。

黄双武常跟人聊起这段令他感慨不已的经历。他说,苹果公司能成为行业寡头,是有其必然性的。对螺丝的工艺都如此煞费苦心,其他的核心技术就可想而知了!也正是这段经历,让他变得更加虚心也更加踏实。

创新之路漫漫其修远,而“工匠精神”就是对细节的精益求精和对技术的严苛追求。这种感悟,让黄双武在此后的科技创新中,始终保持着“入门者”的初心。

人物名片

黄双武,半导体和材料科学领域知名专家。1967年出生,新加坡籍。国家“千人计划”专家,上海交大客座教授、苏州大学产业教授,中国半导体技术大会专家委员会委员,新加坡半导体电子封装国际会议委员会委员兼分会主席。现供职于惠州硕贝德无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是该企业的核心研发人员和科技带头人,兼任“惠州市硕贝德科技创新研究院”常务副院长。

1996年,黄双武从中科院化学所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博士毕业,应新加坡国立大学的邀请从事导电纳米复合材料博士后工作。此后长期在位于新加坡和美国的世界知名电子企业和研究所工作,组建研发团队,担纲科技攻关,直至担任企业的技术总监。

2014年,洞悉到国内半导体产业正飞速发展的黄双武放弃在国外的高管职位,回到中国发展。在惠州硕贝德无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和其在苏州的分公司,黄双武挑起大梁,带领科研团队,向半导体产业的关键技术、核心技术发起挑战,研发出低成本、高技术含量的半导体封装技术,改善了国内半导体芯片依赖海外进口的现状。同时,充分利用在海外多年知识经验、人脉资源,帮助企业拓展海外业务市场。

在研发一线工作20多年的黄双武,拥有超过50项美国发明专利(其中包含2项新材料发明专利)、发表超过50篇的国际学术论文。

结缘惠州

黄双武和他的“创新研究院”

为企业寻找“物美价廉”生产商

近年来,中国的创新氛围日益浓厚,这让已经移民新加坡的黄双武萌生回国发展的念头。

“苹果螺丝”的故事还没有结束。在成功研发镀膜染色技术后,黄双武出于降成本的考虑,开始为企业寻找更“物美价廉”的生产商。他将眼光瞄向了国内,也借此机会对国内的电子产业进行系统的了解。

黄双武走遍了长三角地区和珠三角地区,为企业找到了合作伙伴,也为自己找到了未来发展的方向。“国内各行业的创新能力持续增强,而相比发达国家,‘价格优势’依然存在。对于我们搞科研的人来说,这是难得的黄金时代。”他说。

2014年,黄双武在朋友的引荐下,进入惠州硕贝德无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。彼时,硕贝德刚刚收购了苏州的一家高新电子企业。黄双武刚一入职,就被派至苏州分公司,担任副总经理兼首席技术官。

筹建研究院剑指上游突破核心技术

惠州硕贝德无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家级高新企业,研发和生产的移动通信终端天线等中上游电子产品,广泛应用于手机、PAD、可穿戴设备、笔记本电脑、汽车、安防监控等领域,三星、华为、戴尔等电子行业巨头都是其客户。

“企业具备国内领先、国际一流的研发实力。进入硕贝德后,我就萌发了一个念头,就是继续往前端走,把企业的研发重心,再往产业链上游推一推。”黄双武说

结合新加坡电子产业的经验,黄双武在董事会提出了构建 “企业研究院”的想法,这一提议与企业决策层的思路不谋而合。2016年初,黄双武从硕贝德在江苏的分公司调至惠州总部,开始着手筹建“惠州市硕贝德科技创新研究院”。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研究院刚刚挂牌成立。

“计划开展无线通讯射频技术、创新材料技术、生物识别技术、半导体封装技术、高精密制程技术和表面处理技术等6个领域的科技攻关。而这六个领域的突破,源头都是材料科学。”黄双武说。

黄双武告诉记者,比如风头正旺的无线充电技术,普遍的做法是给手机加装一个笨重的外壳。现在,企业上游材料创新方面有了突破,只要给手机背面贴一张膜,就能与充电线圈配对,实现无线充电。又比如手机摄像头,通过晶圆级封装技术和材料科学的创新突破,让影像传感模组的高度降低500微米,使摄像头在保持原有像素的同时大大降低了厚度,摄像头不再凸出来,手机看起来更美观。“目前我们正在把这项技术向欧美客户推广,这都是源于上游的创新。”黄双武说。

对话

企业创新要往产业链上游走

记者:作为半导体和材料科学领域的资深专家,你对惠州企业的创新发展有何建议?

黄双武:拿我自己的成长经历来说,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我从事的是PCB电路板的研发和设计,这属于产业链的后端。后来,我慢慢地沿着产业链往上游走。电路板制程技术、电子元件晶圆级封装技术,直到精密电子元件的材料研发和应用,我从半导体产业的最下游走到了最上游。

产业链上中下游的科技创新都很重要,但如果企业具备足够的研发实力,一定要想办法往上游走。只有掌握上游的核心技术,才能在整条产业链上占据主动。打个比方,一支圆珠笔,过去,企业的技术创新都集中在对外壳的研究上;近年来,企业开始涉足关键技术,研发圆珠笔的笔芯,在笔尖的研发上实现突破。

惠州幸福指数很高

记者:近年来,惠州不断完善引才、育才体系,优化留才、用才环境,希望吸引更多像你一样的高层次、高技能人才。你觉得,惠州在招才引智方面有哪些优势,如何进一步发挥这些优势?

黄双武:惠州的人才政策很有吸引力,具备完善的人才激励和培养体系。同时,惠州为人才的创业创新和工作生活开通绿色通道,为人才的安居乐业提供了保障。

我认为,惠州招才引智的最大优势是城市环境。一方面,惠州是一座产业体系完备,创新氛围浓厚,创业平台宽广,有利于人才施展拳脚的城市。另一方面,惠州也是一座休闲惬意的城市,生态环境良好,旅游资源丰富。

人才搞起科研来是 “工作狂”,但工作之余大多是懂得享受生活的 “品鉴师”。就拿我来说,我闲暇时喜欢旅游、徒步、潜水。我在惠州的幸福指数很高,惠州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我的生活享受。

“工匠”让生活更便捷美丽

记者:如今,“工匠精神”备受推崇,你所理解的“工匠精神”内涵是什么?

黄双武:我所理解的“工匠精神”无外乎两点,坚守与突破。坚守,是对现有技术的巩固,一次次重复,一遍遍打磨,从熟能生巧到炉火纯青,把自己熟悉的技术、熟知的领域琢磨透彻。突破,是在坚守的基础上不故步自封,而是虚怀若谷,敢于涉足自己尚未熟知的领域,敢于对自己驾轻就熟的技术进行改造。

如今,社会分工极其精细,但无外乎两个方向。一个是“车轮”,就是让人们的生活更便捷,比如我们研发的无线充电贴膜;一种是“染料”,就是让人们的生活更美丽,比如我之前参与研发的“苹果螺丝”。一代代的工匠接力奋斗,正是在这两个方向上的不断尝试、不断创新、不断细化,才有了今天缤纷多彩的生活。

名词解释

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简称“千人计划”,主要是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,从2008年开始,在国家重点创新项目、学科、实验室以及中央企业和国有商业金融机构、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主的各类园区等,引进2000名左右人才并有重点地支持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、发展高新产业、带动新兴学科的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来华创新创业。

本组文字 统筹 惠州日报记者潘高耸采写 

惠州日报记者潘高耸 傅晨雨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